人总会经历这样的阶段,看见一座山,就以为看见了整个世界,读了一本书,就以为见识了真理本人。
经历一些事,就顶个大彻大悟的头衔开始招摇,遭遇一些情,就马上立个牌坊给人指点迷津。

越聪明伶俐,越自以为是,越偏执顽固,越五迷三道,越画地为牢自己团团转。天下第一痞北京老王说:佛——他老人家从深可载动宇宙的深思浮想中起来,为什么?——无非是要为天下众生,你、我、后来所有小生命,开启一个明白。
王家卫貌似挺明白,略一琢磨,其实还是不明白。刘镇伟貌似不明白,不用琢磨,不明白就是不明白。大智慧有大智慧的苦闷,小智慧有小智慧的乐呵。
世间事,谁又比谁聪明多少?谁不是由不明白到明白,由明白到不明白,再由不明白到无所谓明不明白,奈何世界总在变,明白不可能永远都明白,昨儿那样今儿这样明儿还不知什么样,永远都明白等于装明白,装明白还不如不明白。

那天和同事聊天,我说人活着总得相信点什么吧?同事说那是,信春哥,得永生。
最好的时代不见得,最坏的时代不沾边,倒真是赶上了个四处洋溢着喜感的时代。

也对,谁告诉你天字二号房就一定在天字一号房的隔壁,就不能是在那边,在那边,再过对面下楼梯再上楼梯,楼上第二间?
没人会在乎你为何饱含热泪,只会惊诧你竟装逼得如此深沉。问世间情为何物?昨个在你眼中我还是那个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彩祥云,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场合闪亮登场的盖世英雄,这刚几日没见,咋在你眼中我就落魄成了一头“好奇怪哟”的“旺财”?
也是,早知道丐帮帮主是靠猜拳得来的,又何苦逆风而行自己跟自己瞎较劲,与其耿耿于怀那些过往与曾经,还不如你帅我帅大家帅,我们都是新一代的开山怪!既然表妹你不喜欢我了,那么真心人呀可否借胸部给在下一看?闯荡江湖都可以带老婆了,抛开义气倒地装死又何妨,关键时刻鼻涕眼泪外加一句英雄啊~饶命,事在人为,人定胜天,谁又规定堂堂丐帮帮主就不能在被喷一脸口水后使用一招“猴子偷桃”?

莫说众人太疯癫,要怪只怪自己看不穿,也罢也罢,不如装愣充傻,不如嘻嘻哈哈,偶尔蓬头垢面,偶尔邋里邋遢,摔个马趴,撞见小铺,找个店家,伸手气派排出九个大文,茴香豆一盘,高碎一壶,管你千疮百孔,任你洪浪滔天,光阴虚掷,纸醉金迷,风生水起,心无旁骛,口若悬河,不知所云,任你眉飞色舞,任你一表人才,纵有风流万种,到头尘归尘,土归土,转瞬年华雨打风吹去,人生有恨黑夜漫漫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多少岁月多少愁,徒悲切,不是不明白,不是想明白,终是明白得倦了,世间少说也有一千万个万念俱灰的理由,动不动肝肠寸断,动不动心碎一地,动不动天灵盖飞起一句特事逼的话轰不走:至于吗?人生几何,如梦似幻,叹无奈,道感慨,奈何一笑,不问生前身后事,不羡鸳鸯不羡仙,深情几许惆怅几许辛酸又几许,若人生一世只是场可有可无的无聊,正反是非都付一地笑料中。
(本文由“不换”发表在豆瓣《东成西就》影评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