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个手刀砍在她脖子上,她晕过去,我离开医院,上车,直奔机场,在起飞前作后的几分钟,登上飞机,现在我人在法国。父亲怎么样,我不知道,他们以后怎么样,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拿了父亲所有的存折上的钱,因为密码是我的生日,我把公司折腾的只剩一口气,我4年来一个一个炒了所有的有本领的员工,我拿公司的钱说是投资,其实转帐再捐出去,我最后签的合同对象是我自己,不是公司,所以那个CASE归我,公司合同上的钱全被我吞了。

我不是人,我是畜生,因为生我的父亲是个老畜生,我杀了一个与我有一半血缘的未出世的孩子,我把魔爪伸向两个不知是无辜还是有罪的老人。但是我真的很快乐,在他们的痛苦中快乐的要死,这就是所谓的变态,我已经极端变态,再也回不到正常人的状态,上天有报应的话,我会绝子绝孙,不得好死,那我也很快乐,因为我早就死了,我是穿着丧衣跳舞的骷髅,大笑着踩在父亲与他情人和孩子的尸首。

养不教,父之过(为什么我不放过小后娘的父母)

我在机场发誓的时候就说过:“我要那个狐狸精家破人亡,即使我死,我也要她全家陪葬!”当然我是个变态,我的心态不正常,我一家三口支离破碎,她一家三口要血债血偿,这是算术问题,那是我最初的想法。

我初次见到那张清纯的脸,那个狐狸精浮出水面的第一天就走进了我的包围圈,我不动声色,慢慢查她的背景,她是别的城市的人,我挖地三尺,从她上幼儿园的时候研究,家庭条件不好,学习成绩中等,但也没什么不正常的,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。父母在她高中时下岗,没钱上大学,她是文科生,靠写一些文字换点钱,慢慢攒,上的大学,但是初到大学,生活非常坚苦,家里又没钱,于是她去酒吧端盘子,就这样认识了我的父亲.

她当时被一个男人看上,非要保养她,我承认她长得不错,她不肯,结果就被打,父亲的公司当晚在那个酒吧开庆功宴,于是父亲制止了那个男人,男人说这个婊子骗了我的钱还不让上,于是父亲给了那个男人一沓厚厚的票子。于是这个女人到父亲那里去感谢,父亲说,你年纪轻轻不该来这里,这不是你这样的孩子该来的地方,她说没办法,很需要钱,就这一句话,父亲供她读书4年,这些是我从她发表的写的东西上看来的,父亲曾经跟我讲过他们的故事,大概想让我谅解,但我是个心理扭曲的变态,我不会谅解。我只知道,我的完整的美丽的家庭没有了,我快乐的幸福的生活没有了,我年轻的高贵的母亲离开了,我儿时的梦想,为之努力的目标幻灭了,我恨这一切,恨这一对狗男女,他们把一个纯洁的故事开头,演变为一出恶心的闹剧结尾,当然,少不了我的润色!

页面: 1 2 3 4 5 6 7 8 9